•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品展示
  • 栏目分类

    新品展示

    你的位置:成都通云科技有限公司 > 新品展示 > 投案后首现身!67岁“老虎”薛恒受审:退休后多次露面,王立科曾托他办事

    投案后首现身!67岁“老虎”薛恒受审:退休后多次露面,王立科曾托他办事

    发布日期:2022-08-23 08:47    点击次数:117

    撰文 | 余晖

    在落马1年之后,“老虎”薛恒站上了法庭。

    8月18日,辽宁省政协原副主席薛恒在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这是薛恒主动投案之后首次出现在镜头前,央视公布的画面显示,镜头前的薛恒戴着黑框眼镜、头发花白。

    据检方指控,薛恒涉嫌两罪——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

    今年67岁的薛恒是去年落马的。

    2021年8月23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通报,辽宁省政协原副主席薛恒接受审查调查。

    薛恒

    薛恒曾担任过辽宁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辽宁省政协副主席。在主动投案之前,他已退休3年半(2018年1月退休)。

    在退休之后,薛恒仍频频露面。

    政知君注意到,在退休之后,薛恒多次参加慈善活动,还担任了“辽宁省慈善总会第四届理事会名誉会长”。

    几个细节值得关注。

    其一,包括薛恒在内,辽宁省公安厅已连续有3任厅长被查。

    2021年1月25日,辽宁省政协原副主席李文喜被查,李文喜于2002年5月至2011年3月担任辽宁省公安厅厅长。

    2021年8月23日,辽宁省政协原副主席薛恒主动投案。薛恒于2011年3月至2013年3月担任辽宁省公安厅厅长。

    2022年3月1日,时任辽宁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王大伟任上被查。王大伟任辽宁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的时间,始于2013年3月。

    除了薛恒之外,李文喜一案也已经开庭。

    今年7月7日,李文喜在山东省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检方指控,从2004年至2021年,李文喜在“辽宁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等多个岗位上敛财高达5.46亿余元。

    薛恒受审

    其二,薛恒与江苏省委原常委、省委政法委原书记王立科有交集。

    王立科在赴江苏任职之前,长期在辽宁省工作,担任过锦州市公安局副局长、葫芦岛市公安局局长、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大连市公安局局长等。

    薛恒早年也曾在锦州工作。

    据《廉政瞭望》此前披露,薛恒曾担任某地书记,薛恒离任后,王立科的二哥王立维也去该地任书记,对薛恒在当地的亲友颇为关照。王立科远赴江苏任职后,有关辽宁方面的事情,也多次拜托薛恒处理。

    其三,薛恒被指曾“制造冤案”。

    据《财经》记者了解,薛恒兼任辽宁省公安厅厅长期间,曾插手民事经济纠纷,并将其转变为“刑事案件”,进而制造一起冤案,后被受害人实名举报。

    薛恒还被指“卖官鬻爵”。

    今年2月,薛恒被开除党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通报称,薛恒“大搞卖官鬻爵,严重破坏任职地区和单位的选人用人制度”“毫无纪法底线,以权谋私、执法犯法,大肆干预插手司法活动和市场经济活动,利用职务便利和影响力为他人在案件处理、企业经营、工程承揽等方面谋利”等。

    其四,这是官方首次披露薛恒敛财的时间节点。

    据检方指控:

    2001年至2019年,被告人薛恒利用担任辽宁省民政厅党组成员、副厅长、党组书记、厅长,丹东市委书记,营口市委书记,辽宁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省政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企业经营、工程承揽、职务提拔调整等事项上提供帮助。

    2005年至2021年,薛恒直接或者通过亲属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35亿余元。

    一个细节是, 你也有今天薛恒为有关单位和个人提供帮助的时间是在2001年至2019年,不过,他收钱的时间是2005年至2021年。

    2001年时,薛恒的身份是辽宁省民政厅副厅长,2003年4月,他晋升为民政厅厅长,两年后他开始拿了第一笔钱。

    除了受贿之外,薛恒还涉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

    2019年,被告人薛恒离职后,利用其原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接受他人请托,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提供帮助,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86.3万元。

    不妨结合公诉时的消息来看。

    今年5月,薛恒被公诉。当时最高检提到,薛恒离职后利用其原担任辽宁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辽宁省政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等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相关人员在变更刑事强制措施方面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

    延伸阅读:

    刚刚,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谢计来被决定逮捕。

    据最高检消息,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谢计来涉嫌受贿一案,由国家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日前,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谢计来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中纪委网站显示,谢计来于今年1月26日被查,7月29日被开除党籍。

    2022年河北“首虎”

    谢计来是2022年河北“首虎”。被查时,他已退休5年。

    公开简历显示,谢计来,男,汉族,1953年2月生,今年69岁,晋州人,1980年4月入党,1972年11月参加工作,河北师范学院中文系中文专业毕业,大学学历。

    谢计来早年当过农村教师,国家恢复高考第二年,他考入河北师范学习,毕业后留校工作。1984年6月,谢计来迎来人生转折,由学校转入河北省委组织部工作,仕途由此起步。从那时起至2011年1月,他在河北省委组织部工作了27年。

    资料图

    近27年组织人事工作,谢计来历任省委组织部办公室干事、主任科员,副处级秘书,干部二处副处级调研员,干部二处副处长,干部二处调研员,干部培训处处长,助理巡视员等。

    2003年3月,谢计来任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后兼任省委老干部局局长。2007年2月,他成为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兼任河北省人大常委会选举任免代表工作委员会主任。

    2011年1月转任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直至2017年1月。

    一个细节是,在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工作期间,2016年4月,谢计来曾在《河北日报》发表《切实搞好党的建设 努力推动履职工作》一文。

    文中他写道,用党内的正气压倒社会上的歪风邪气,以党内的“明规矩”破除社会上的“潜规则”。

    谢计来在退休之后很少露面。只有在过节期间,他偶尔会以“退休老干部”的身份,出现在相关领导的慰问名单中。

    谢计来曾是“老虎”梁滨的副手。梁滨曾在2008年6月至2014年11月担任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2014年11月,梁滨被查。

    梁滨被“双开”的通报中提到,梁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收受礼金礼品;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亲属收受他人财物;与他人通奸。

    2016年11月,梁滨获刑八年,他敛财数额为557万。法院方面称,梁滨“检举他人犯罪线索,经查证属实,构成重大立功”。

    被指“卖官鬻爵”

    伴随着谢计来被开除党籍,该案的更多细节被披露。

    在谢计来的通报中,他的第一个问题是“背弃初心使命,丧失理想信念,把干部选拔任用权力作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大肆卖官鬻爵,助长跑官买官的歪风邪气,严重损害组织工作公信力,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在组织谈话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

    资料图

    此前也有“老虎”被指“卖官鬻爵”。

    比如和谢计来当过同事的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宋太平,后者在2021年7月25日被查。

    谢计来到省人大履新1年后,2012年1月,时任保定市委书记宋太平也到了河北省人大,成为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两人的交集不仅仅是在河北省人大。和谢计来一样,宋太平也曾在河北省人事系统工作,并且还是谢计来的老上司。1997年12月至2003年1月,宋太平是河北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当时,谢计来历任河北省委组织部干部培训处处长、助理巡视员等。

    宋太平被指“组织原则缺失,卖官鬻爵,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组织谈话时不如实说明问题”。

    就在谢计来被查的前一天(1月25日),最高检发布消息,宋太平涉嫌受贿一案,由国家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日前,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宋太平作出逮捕决定。

    此外,辽宁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薛恒被指“大搞卖官鬻爵,严重破坏任职地区和单位的选人用人制度”;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原党组成员、副主席白向群被指“长期卖官鬻爵,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张杰辉“长期卖官鬻爵,严重破坏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等。

    在谢计来的通报中,除了“卖官鬻爵”,还有“助长跑官买官的歪风邪气”。这样的措辞,是首次出现在“老虎”的通报中。

    除上述提到的问题之外,谢计来还被指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出入私人会所接受宴请;违规收受大额礼品礼金;生活作风问题严重;毫无纪法底线,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职务晋升、岗位调整、房地产开发建设等方面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