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品展示
  • 栏目分类

    新闻中心

    你的位置:成都通云科技有限公司 > 新闻中心 > “受贿100多次已麻木”的环卫所长:当不了大官就发大财

    “受贿100多次已麻木”的环卫所长:当不了大官就发大财

    发布日期:2022-08-23 11:28    点击次数:51

    “思想上变了行为上就会变,手只要伸一次,后头就有无数次…”8月18日,四川省纪委监委公布了一名环卫所长深陷贪腐迷途的案子。

    余燕义,曾为基层环卫工作者,从开环卫车、清运垃圾做起,一步步成长为成都市原新津县城市管理局环卫所所长。

    后却在一次晋升失败后,走向了贪污腐败的道路,最终因犯贪污罪、受贿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余燕义写下了近1万字的忏悔书,受贿100多次已麻木,后悔自己“醒”来太迟。

    成都市原新津县城市管理局环卫所所长余燕义 来源:廉洁四川

    提拔失败,不如“揩油”

    “由于我的身份原因,不符合提拔条件,最终自己的仕途就停在了环卫所长这个职位上,我觉得自己挺亏的。既然仕途无望,还不如在有机会的时候捞一点钱。”

    视频截图

    在余燕义看来,一方面,他在单位“劳苦功高”,辛苦十余年也到了该享受的时间;另一方面,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心态失衡的他做起了“当不了大官就发大财”的黄粱美梦。

    2008年5月,为便于环卫所工作车辆加油,新津县城市管理局以余燕义的名义办理了一张信用卡,由其管理该卡并负责申报每月的加油款额度。第一次申报用油开支10万元后,单位并未仔细核查,他报多少钱单位就向那张卡上打多少钱。

    发现这个潜在“商机”后,余燕义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开始了他的“揩油”计划。

    环卫车辆可油气两用,经过仔细对比柴油与天然气的价格,余燕义决定给环卫车加价格较低的天然气,但申报为价格较高的柴油。这样一来,中间产生的差价便可悉数“套”进自己腰包。

    而单位的监管缺位,也为余燕义的“揩油”亮起了绿灯。从加油卡管理到油费申报、再到钱款到账,整个流程下来,余燕义犹入无人之境,轻而易举就能从中为己谋利。从2008年5月至2015年5月,余燕义累计报销加油费579万元,被其侵吞的就达287万余元。

    “我从来不索贿,你给我就收”

    余燕义职位虽不高,但权力可不小。

    2010年起,成都新津县先后将县环卫所、工业园区、镇乡负责的环卫作业及绿化管护项目通过市场化招标后进行服务外包。余燕义负责这项工作的招投标以及日常考核,掌握着手底下所有环卫公司的“生杀大权”。

    视频截图

    据余燕义交代,在评标环节,他会作为业主代表参与评分,如果哪家公司事前跟他打过“招呼”,他就会给这家公司打高分。但这个忙可不是白帮的,每次余燕义大笔一挥,都会有商人老板主动上门为余燕义送上“润笔费”。

    经查,2010年至2021年间,余燕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环卫作业、绿化管护项目招投标以及日常考核等事项上提供帮助、谋取不正当利益,先后多次收受他人所送财物共计135万余元。期间,其还以个人名义多次出借款项给管理和服务对象,通过民间借贷获取利息收入达126万余元。

    “我的观点一直是,只要是别人主动送我的,他就不会去告我举报我,我就永远不会被发现。而且我从来不索贿,你给我就收,你不给我也不主动要。”面对办案人员,余燕义这样讲述着自己的敛财之道。

    但真实情况并非如此。

    此前曾有环卫公司给余燕义送上1万元钱希望他给予关照,但在第二天的一次大会上,余燕义却把这家公司负责人大骂一顿,老板顿时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旁人点醒道,孕妇感冒吃什么“被骂是因为钱没给够,余所长不高兴”。恍然大悟的老板又给余燕义送去10万元钱,这才让余燕义顺了心。

    “甚至都搞不清楚纪委是做什么的”

    2010年11月,余燕义与他人共同出资注册了一家公司,后为规避公职人员不得经商办企业的规定,遂将其所持公司股份无偿转至其朋友徐某名下,但公司实际仍由余燕义控制。

    2011年至2021年间,他利用职务便利,先后多次帮助自己的公司中标。同时,为攫取更多利益,余燕义还通过虚增员工工资方式,直接从公司套取资金486万余元自用。

    花式“揩油”、权钱交易、违规经商、放贷收息,余燕义利用职权,千方百计寻找空间构筑自己的贪腐巢穴,将手中掌握的资源周转腾挪,最终将各种好处、利益套进了自己的腰包。殊不知,这些买卖从一开始就注定只赔不赚。

    2016年,因违规经商办企业,余燕义被给予组织处理,但他却把组织的提醒当“耳边风”,继续暗度陈仓,做着自己的买卖。

    2019年底,新津县纪委监委又连续接到多件反映余燕义个人资产多且来源不明、违规经商办企业的信访举报,并先后多次对余燕义进行谈话调查。但余燕义对信访举报的事情均予以否认,并称违规经商办企业的问题已整改完毕。

    此时的余燕义,纪法条文早已视若无物,以至于到了东窗事发之时仍不悔悟,跟组织玩暗战、耍计谋,妄图对抗组织审查。“当时真的没当回事,甚至都搞不清楚纪委是做什么的。以前单位组织到监狱开展警示教育时,甚至还嘻嘻哈哈没有警醒反思,真的是无知啊!”

    “你在享受经济给你带来的快感,你就会忘记了自己,忘记自己所有的一切。我很后悔,说句实话,我对不起党组织。”余燕义在镜头前痛哭流涕地说。

    潇湘晨报记者李琼皓 实习生郭丹妮 罗敏萱

    延伸阅读:

    (原标题:退休5年落马,今年河北“首虎”被逮捕!老上司被指与人通奸)

    资料图

    刚刚,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谢计来被决定逮捕。

    据最高检消息,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谢计来涉嫌受贿一案,由国家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日前,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谢计来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中纪委网站显示,谢计来于今年1月26日被查,7月29日被开除党籍。

    2022年河北“首虎”

    谢计来是2022年河北“首虎”。被查时,他已退休5年。

    公开简历显示,谢计来,男,汉族,1953年2月生,今年69岁,晋州人,1980年4月入党,1972年11月参加工作,河北师范学院中文系中文专业毕业,大学学历。

    谢计来早年当过农村教师,国家恢复高考第二年,他考入河北师范学习,毕业后留校工作。1984年6月,谢计来迎来人生转折,由学校转入河北省委组织部工作,仕途由此起步。从那时起至2011年1月,他在河北省委组织部工作了27年。

    资料图

    近27年组织人事工作,谢计来历任省委组织部办公室干事、主任科员,副处级秘书,干部二处副处级调研员,干部二处副处长,干部二处调研员,干部培训处处长,助理巡视员等。

    2003年3月,谢计来任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后兼任省委老干部局局长。2007年2月,他成为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兼任河北省人大常委会选举任免代表工作委员会主任。

    2011年1月转任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直至2017年1月。

    一个细节是,在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工作期间,2016年4月,谢计来曾在《河北日报》发表《切实搞好党的建设 努力推动履职工作》一文。

    文中他写道,用党内的正气压倒社会上的歪风邪气,以党内的“明规矩”破除社会上的“潜规则”。

    谢计来在退休之后很少露面。只有在过节期间,他偶尔会以“退休老干部”的身份,出现在相关领导的慰问名单中。

    谢计来曾是“老虎”梁滨的副手。梁滨曾在2008年6月至2014年11月担任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2014年11月,梁滨被查。

    梁滨被“双开”的通报中提到,梁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收受礼金礼品;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亲属收受他人财物;与他人通奸。

    2016年11月,梁滨获刑八年,他敛财数额为557万。法院方面称,梁滨“检举他人犯罪线索,经查证属实,构成重大立功”。

    被指“卖官鬻爵”

    伴随着谢计来被开除党籍,该案的更多细节被披露。

    在谢计来的通报中,他的第一个问题是“背弃初心使命,丧失理想信念,把干部选拔任用权力作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大肆卖官鬻爵,助长跑官买官的歪风邪气,严重损害组织工作公信力,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在组织谈话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

    资料图

    此前也有“老虎”被指“卖官鬻爵”。

    比如和谢计来当过同事的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宋太平,后者在2021年7月25日被查。

    谢计来到省人大履新1年后,2012年1月,时任保定市委书记宋太平也到了河北省人大,成为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两人的交集不仅仅是在河北省人大。和谢计来一样,宋太平也曾在河北省人事系统工作,并且还是谢计来的老上司。1997年12月至2003年1月,宋太平是河北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当时,谢计来历任河北省委组织部干部培训处处长、助理巡视员等。

    宋太平被指“组织原则缺失,卖官鬻爵,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组织谈话时不如实说明问题”。

    就在谢计来被查的前一天(1月25日),最高检发布消息,宋太平涉嫌受贿一案,由国家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日前,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宋太平作出逮捕决定。

    此外,辽宁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薛恒被指“大搞卖官鬻爵,严重破坏任职地区和单位的选人用人制度”;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原党组成员、副主席白向群被指“长期卖官鬻爵,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张杰辉“长期卖官鬻爵,严重破坏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等。

    在谢计来的通报中,除了“卖官鬻爵”,还有“助长跑官买官的歪风邪气”。这样的措辞,是首次出现在“老虎”的通报中。

    除上述提到的问题之外,谢计来还被指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出入私人会所接受宴请;违规收受大额礼品礼金;生活作风问题严重;毫无纪法底线,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职务晋升、岗位调整、房地产开发建设等方面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资料来源:最高检、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北京青年报等